2018年4月9日星期一

總得信些什麼

日本有個著名的典故, 和戰國時的三位著名人物有關: 杜鵑不鳴, 如之何? 織田信長曰: 殺之. 豐臣秀吉曰: 誘之鳴. 德川家康曰: 等之鳴. 故事可能是後人杜撰, 但和三人的性格及生平暗合.

織田性急果斷而嗜殺, 奉行直接以力量掃清障礙開闢新路. 這種性格讓他突圍而出, 打破了當時諸侯割據, 互相牽制的格局, 但最後死於本能寺之變. 豐臣性情和作風靈活多變, 沒有機會就千方百計創造條件讓機會到來. 這讓他得以佔到先機, 在織田之後以靈活的外交手腕和最小的代價統一了日本, 然而在條件未成熟時貿然進攻朝鮮, 加劇了家臣中文臣和武將的矛盾, 結果讓豐臣天下在他死後化為泡影. 德川堅忍沉穩, 認為機會就像水果, 只有耐心等到完全成熟味道才是最好的. 因此, 他忍了咄咄逼人的織田, 也忍了巧記頻出的豐臣, 忍到了最後, 也笑到了最後, 開啟了長達260多年的德川幕府時代.

總的來說, 性急型的織田和沉穩型的德川可謂兩個極端, 而豐臣介乎其中. 織田的直接和果斷, 雖然有暴力傾向(不鳴就殺了), 但也給了他勇往直前的氣勢, 讓他統一了日本中部; 豐臣在織田的基礎上結束了戰國亂世, 不能不說和他的機制靈活有很大關係; 德川如果少了點堅韌不拔, 忍辱負重, 善於等待, 也不可能摘到豐臣留下的桃子. 想象這三人如果互換性格, 日本歷史就得重寫了, 而對他們來說, 在那個時空下, 不是這種恰好和時局匹配的性格, 多半也難以有後來的功業. 至於最後成就的大小, 或許可以說是有分別, 但以過程來說, 其實可以說是三人的接力, 將日本從亂世帶到後來幾百年的和平, 他們已經在各自的時代取得了能力可致的最大成就. 織田早逝, 豐臣大業未能完全達成, 或許是非戰之罪, 只是時勢不就罷了.

重溫這段歷史, 起因在於前兩天因重溫羅洗河三星杯放棄三劫循環的名局, 再進而想起當年一世本因坊算砂應織田信長之邀與鹿鹽利玄在本能寺下出的著名的三劫循環之局. 或許是沉迷太深, 這些歷史故事我總覺得和股市有點類似.

熊去牛來的轉折之時, 恰如織田信長所處的諸侯割據但即將走向統一之時; 牛市中段, 就像是豐臣秀吉的時代, 時局尚亂, 但大家都知道即將有和平時代了; 進入牛三, 賺錢顯得很容易, 不就正如德川家康開啟了幕府時代了嗎?

眼下的港股, 因著美股幾近十年的牛市似乎高處不勝寒的背景, 疊加特朗普的貿易戰, 波瀾起伏, 升跌不定, 市面開始有牛去熊來的聲音. 沒有水晶球, 我當然不敢很確定自己的看法是否正確, 但根據歷史, 我比較傾向牛市還在, 而現在是牛市中一個比較有意義的調整.

港股在金融海嘯後, 歷經歐債危機和前年A股亂局, 休養生息之後, 去年總算有個像樣的牛市, 但這個幾乎由年頭升到年尾的升浪, 只有少數板塊和股票有份, 大部分散戶和基金成績平平, 遠沒有那種大牛市該有的雞犬升天人人賺錢的氣勢, 不就像當年, 豐臣秀吉時代, 人們已經看到和平的曙光, 但日子還不算好過的時期? 眼下的跌市, 正好就類似豐臣秀吉進攻朝鮮與明朝對敵導致的內部分裂時期. 那麼, 熬過這段時間, 是不是就該像日本之後進入260多年的德川幕府和平年代, 我們會有個更有氣勢的升浪?

之所以有這樣的看法, 最重要的是因為以長期歷史表現比較, 恆指當前近13倍PE的估值, 處於中間稍偏低的水平, 實在難以讓我相信牛市就這樣簡單完結了. 當然我們可以說去年有許多股票升得讓人難以置信, 但仔細看, 其實這些股票, 尤其是那些比較大型的公司的股票, 其實升得有道理, 更何況, 即使是熊市, 也常有大牛股. 所以簡單地以去年有很多倍升股甚至數倍股推論股市已經出現嚴重泡沫, 是有失客觀的. 退一步說, 即使認為跌市尚未停止, 以當前的大環境和股市的整體估值, 下跌空間相信也是有限的.

貿易戰的後果可大可小, 但從各自國家的利益出發看, 大家都承擔不起全面開戰的後果, 更可能的結局是在不斷地討價還價, 各種博弈之後找到一個平衡. 風波過後, 日子冗長, 各自安好. 即便相看兩厭, 以後也是不可能不見的, 那時候多半最多也就是相對無言, 或者尷尬致意, 總不會拔刀相向吧? 不怕死的人畢竟是稀有動物.

所以, 我現在仍然審慎樂觀, 還是幾乎滿倉, 沒有撤退.

我當然不能排除自己完全看錯的可能性. 主觀上再怎麼樂觀, 客觀上也不能不為可能出現的錯誤防一手.

我的第一重防線是去年盈利的緩衝墊, 去年大幅跑贏指數讓我有承受一定損失的空間, 而直至執筆之時(07-Mar), 雖然似有還無, 我的組合今年回報率還算是正數的.

第二重防線是持股的整體估值.

內房股雖然有種種不明朗和打壓, 但因為銷售已經大致提前鎖定了今明兩年的利潤, 而大致推算, 這兩年的業績增長不差, 預期市盈率可能只有中個位數. 行業有可能由盛轉衰, 但每個月公佈的銷售額可以讓我們有時間做出應對. 銷售的透明度是內房股比其他板塊有優勢的地方.

水泥和煤之前已經討論過, 去年業績也出來了, 煤有點不確定, 但水泥還是比較明朗, 而且較少受貿易戰影響.

三隻藍籌基本上方向和恆指同步, 只要大市波動在可忍受範圍內, 這些股票的風險就是有限的, 何況它們的基本因素也不差.

經歷了多年股市沉浮, 熬過幾輪牛熊後, 一個感想是: 從股市生存下來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總是要承受許多煎熬, 而要熬過去, 客觀的條件比如資金之外, 信念是很重要的. 你總得有一些基本的信念, 才能讓你既能挺過困難的時光, 又能忍住順景時盡早落袋為安的誘惑, 而且還能在沉悶的日子里, 讓你不致于憂鬱.

比如, 對我來說, 在這樣的市況, 我相信:

1, 不論牛熊如何轉換, 股市總是隨著社會發展而螺旋向上的, 而且總會有些行業和公司能夠穿越牛熊, 所以長期留在股市, 即使是在熊市也不徹底離開以保持市場觸覺, 會是聰明的做法.

2, 公司價值不會因為股價跌了而消失, 當你看到價值, 而價格又還在吸引的水平, 僅僅因為股價跌了而賣出, 或許控制了風險, 但也同時面臨未來可能要高追回來的可能. 所以, 如果不是面臨整個市場崩潰的系統性風險, 忍無可忍的時候仍需再忍, 勝算未必就低了.

3, 不論是直線前進還是曲折向前, 只要不停步, 總會走到終點. 有些股票雖然比不上那些段段快放的大牛股, 給他們多點時間也會是值得的. 短期的慢步累積起來, 可以成就非凡. 所以, 既然遇到煎熬的時候, 那就熬一熬吧.

這些信念支持我在這動蕩的時刻多看少動, 堅定持股, 等待風雨過後的晴天. 是錯是對, 交給時間和市場.

這樣的做法, 其實也可以類比上面的戰國三英傑.

假如豐臣秀吉不亂開新戰線, 而是在局勢初定時繼續鞏固戰果, 多半德川家康不會有機會取而代之. 而德川家康當時擁有三倍的優勢兵力, 如果不是步步為營穩步進攻, 而是學了織田信長崛起之初因兵力處於劣勢而以奇兵突出冒險取勝, 未必能如此順利平穩地取勝.

以當前的市場及我的倉位情況, 既然之前已經儲了彈藥在手, 指數又不在估值高位, 風險可控而利潤可期, 假如沒有意外的不利情況出現, 耐心等待就是合理的做法.

指數現在的不升, 就如當年的杜鵑不鳴, 何妨學學德川, 以堂堂正正之師, 等待機會的來臨?

這個月的操作不多, 炒賣倉沽出了神華和紫金, 很失敗高買低賣了金山軟件, 加注騰訊和兗州煤業,  買入金蝶和復星. 長線倉賣出了宏利保險, 各少量加碼騰訊, 太保和新意網.

神華業績一如所料地好, 但管理層的指引是今年產量會持平, 而同業兗州煤業今年產量將會增加, 既然看好煤股, 那舍保守的神華而取進擊的兗州煤才是合理的做法. 我仍然相信科技股還在增長期, 騰訊投資了許多公司, 可以當做是互聯網的ETF, 而細分行業我認為雲最有前途, 買了金蝶和金山, 一輪PK後金蝶勝出, 得以留下. 復星讓人又愛又恨---商業模式, 業績和估值都吸引, 但郭老闆總是讓人擔心出事, 股價又一直不爭氣, 去年在這股票浪費了不少時間微利退出, 這次因為復星入股青島啤酒, 有點為國接盤的意味, 似乎政治風險小了, 所以忍不住又小注進入.

宏利沒有一如預想的股價隨加息週期開展走牛, 適逢指數向下, 乾脆以跌換跌, 順便讓長線倉持股稍稍精簡集中一些.

這兩個月很遺憾地錯過了醫藥股的整體大升浪. 實際上當初的資源類部位是準備建立一個資源股組合或者醫藥股組合的, 最終選了資源股, 是因為認為資源股更具爆炸力, 準備在得手后換入醫藥類做穩中求勝之用. 但世事難盡如人意, 大市氣氛急轉直下, 醫藥類成了避風港備受追捧, 實在是始料不及.

炒賣倉整體偏進取, 當時舍醫藥而取資源, 感覺上有點類似當年豐臣秀吉在局勢大好時舍安定後方而取進攻朝鮮. 豐臣在進攻朝鮮後形勢開始走向下坡, 是值得注意的教訓.

持股:

長線倉:

地產:  雅居樂 9.7%, 碧桂園 6.8%,  萬科 4.9%
保險:  中國平安 11.7%, 中國太保 7.0%
科技:  騰訊 9.7%, 新意網 6.0%
盈富基金  12.4%
港交所      11.5%
銀行: 招商銀行 4.8%, 建設銀行 4.3%
九倉置業  4.0%
現金  約7.0%




炒賣倉:

地產: 恆大 11.8%, 融創 10.5%, 雅居樂 8.4%, 龍光 5.8%
資源: 海螺水泥 9.3%, 兗州煤業 7.6%, 中國建材 5.4%
科技: 騰訊 8.2%, 金蝶 4.5%
港交所     14.0%
中國平安 12.1%
復星國際  3.5%


截止 06--APR 回報率:

炒賣倉 : 2.6%
長線倉:  2.0%
恆指   :   --0.24%

上週恆指再次YTD進入負數, 戰戰兢兢地以為今天恆指會再隨美股下跌, 組合有進入負回報的風險, 誰知反高潮指數大升, 市場的無定向風吹得太厲害, 頻繁進出或者是對沖的效果可能都不會好. 多看少動吧.

2018年3月11日星期日

只是調整

一月大喜, 二月大悲, 市場先生的情緒總是讓人捉摸不定. 二月初的大跌市, 打亂了之前指數穩步向上的格局, 對這個跌浪做解釋這種事後諸葛亮式的解讀, 對錯難講, 實際上也對已經發生的回報率縮水沒有什麼幫助.

二月份的跌浪既快又突然, 難免引發各種想象, 但如果加上一月份的快升一起看, 也可以很簡單地解讀為是急升後的調整. 畢竟, 以兩個月的指數表現看, 指數現在比去年底還是有所上升的, 情況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麼惡劣. 感覺上的不舒服, 只不過是人類心理的天性而已-----一倍的痛苦需要兩倍的快樂來平復, 或者說, 3000點升幅的快樂遠比不上3000點跌幅的痛苦. 既然在沒有什麼特別的好消息下, 恆指可以在一月份升3000點, 那同樣沒有什麼特別的壞消息下, 跌回兩三千點又有什麼奇怪?

 我們之所以對二月初的大跌如臨大敵, 眼前的股票賬戶市值縮水帶來的衝擊是一個主要原因, 幾乎天天面對下跌感覺不好也是原因, 畢竟這樣急劇的跌浪已經很久沒有出現了. 但如果不是每天盯著指數的日線圖, 而是以周線圖看, 恆指即使二月初大跌, 到開始執筆寫此文之時的三月初, 指數其實仍可保持基本守住去年初以來一直沒有跌穿的二十周線, 情況並沒有那麼差.

趨利避害是人類天性, 所以投資上更容易的是追漲殺跌而不是跌買升賣. 從避險的角度, 戰術性的追漲殺跌有助於控制風險, 無可厚非, 有時候更是很有必要. 但從戰略的角度, 我們必須有個立場, 用來指導自己的中長期策略, 這樣才不會因為疲於應對短期的指數上落而迷失方向. 以當前的情況而言, 相比研究指數會跌到什麼程度才能穩定下來, 判斷未來是繼續走牛還是這次又是一個短命牛市結束的開始更為重要.

從比較根本的恆指估值來說, 現在已經踏入三月份, 公司年報相繼出爐後, 相信大部分公司能夠交出不錯的成績表, 恆指的往績市盈率將從現在的約十六七倍回落到十二三倍, 為繼續走牛提供空間. 港交所持續推進制度創新, 同股不同權的推進速度比預期的快及順利, 有利於引進更具活力的創新公司, 進而吸引資金流入. 港股主流已經由以往的港資公司轉變為中資公司, 港股通引入的內地資金更為進取也更為理解這些公司的經營情況及商業邏輯, 長遠而言有助於推高港股的整體估值. 持續經年並將大概率繼續的供給側改革對龍頭公司是長期利好, 可能長期而言會損害相關產業的小公司的發展, 但起碼未來這幾年會扭轉產能過剩及由此導致企業普遍難以盈利的狀況.  這些因素相信對股市的影響都是正面的. 所以, 從宏觀及較長期的角度, 我相信牛市的基礎是存在的, 去年初延續至今的牛市行情應該有力繼續, 二月份的跌浪只不過是牛市期間必要的調整.

相比長期展望, 比較現實的是我們必須面對近來的調整.

很明顯的美股的大幅波動是原因之一. 持續十年的牛市畢竟太久了, 會否隨時結束可謂達摩克利斯之劍. 利淡的估值高企而加息週期開始, 估值有下調壓力, 利好的是企業業績增長強勁, 並且有減稅之類的財政擴張政策配合. 兩者能否抵消, 哪一方力量比較強大, 是個難以判斷的問題. 現在的波動似乎反映了市場的猶豫不決. 個人觀點, 認為這個趨勢或將持續, 美股可能吹無定向風, 需要等待一段時間才有明確方向.

至於最近特朗普的疑似挑起貿易戰, 我覺得是政治多於經濟. 離職的主要人員中, 班農和科恩, 一個是鷹派, 一個是鴿派, 不足以憑人員變動推測特朗普的經濟政策傾向. 比較可信的似乎是特朗普有意連任, 看他多次就股市發表的評論, 可以相信他並不喜歡看到股市不濟, 由此推測, 特朗普更可能是傾向鴿派.

所以, 相比有觀點認為的港股是被美股最近的大幅波動影響而下跌, 我更相信主要原因來自內地. 春節前後的資金必然比較緊張, 又適逢兩會, 金融的去槓桿, 治理金融亂象只會繼續加碼, 部分資金被迫班師回朝是可以預期的並且多半已經是事實. 從資金博弈的角度看, 去年至今股市的節奏是慢牛格局, 多頭應該是佔了上風, 但並非壓倒性的優勢, 只要少部分的資金暫時退出, 多空力量就會逆轉, 港股就此借勢調整並不奇怪. 這個調整是短暫或者是長期, 最後還是要取決於基本因素. 以港股上述的宏觀邏輯, 長期展望不差配合估值不高, 說流走的資金不會再回來, 似乎沒有道理.

綜合而言, 我仍然相信牛市基調仍在, 現在的下跌只是牛市中途必要的休息, 當調整幅度及時間足夠後, 籌碼再一次輪轉, 強者收集到足夠貨源後, 指數會再展升浪. 這是我操作策略的主要出發點.

都說屁股決定腦袋, 當資金都投入市場後, 心理上當然傾向看好, 這樣的話, 看法確實很可能不會客觀. 但另一方面, 假如看好後市, 當然是應該將資金大舉投入. 投資股票, 沒有基本立場, 見升看升, 見跌看跌, 只會進退失據. 而判斷自己看法是否正確的客觀標準只有一個, 就是自己組合的表現以及指數的走向. 後者是對自己長期看法的印證, 前者是判斷操盤戰術是否可行的標桿. 去年自己組合表現不錯, 今年暫時一般般, 但就算二月重挫, 仍可和指數一樣, 錄得YTD正數回報, 暫時還可以支撐自己認為牛市未死的看法. 因此, 操作上, 我還是維持基本滿倉.

無可否認現在的市場情況和去年不完全一樣了, 畢竟指數已經升了幾千點, 美元將持續加息也很確定, 指數波動厲害了許多, 錢開始不好賺了.

很明顯的是以前買領展這類低息時代受益者, 然後躺著賺錢的時代結束了. 加息導致的資金成本上升必然要求更高的回報, 即使這類公司(領展之外, 中電港燈之類受盈利保障和管制的公用股也是)盈利仍穩定, 估值下調恐怕難以避免, 賺息不賺價很正常, 蝕價也不能說是不可能.

同樣比較明顯的是應對加息週期及因資金成本上升市場對資金回報率要求提高的最好途徑是選中及持有業績能較高速增長的公司. 像騰訊這種年年增長的公司就是對付加息環境最好的極品. 然而不說這類公司本身就是稀有動物, 能選中是高難動作, 就算選中了, 能否看對他們的未來, 也是大難題. 比如萬一騰訊的增長慢下來, 單單是殺估值就可以殺死一大堆人.

無論如何, 相對於穩定, 買增長的勝算還是更高. 長期增長的公司難尋, 那就找比較容易看到的中短期有增長的. 實際上, 上個月我所列的持股, 雖然買入的邏輯各有不同, 未來一兩年業績持續增長是有機會做到的. 所以, 即使經歷大幅回調, 組合並沒有做太大的變動, 只略有調整, 而長線持倉選擇的是持股不動.

業績的增長可以有多種原因, 技術創新可以是一種, 以成本優勢擠佔市場份額也可以是一種, 受益於行業規模擴大也可以是一種.

最吸引的無疑是新科技帶動的, 這也是最激動人心同時難度也最高的, 因為最後的贏家產生之前往往會先死一大批競逐者, 選對未來贏家是高難度動作. 當然, 眼下還是可以找到一批已經有王者之風的領先者和未來的潛在贏家, 但這類公司大部分都不在香港市場. 最佳選擇似乎還是得落在騰訊. 騰訊已經足夠優秀, 問題是估值也是高高在上, 我擔心的是萬一增長速度達不到預期就可能導致殺估值, 所以一方面覺得勝算不低, 另一方面是不敢重倉.

我下最大注碼的還是在資源及內房. 跌市中我沽出了中國太平, 換入紫金礦業, 減了些中國建材, 加倉神華, 并對內房股持股比例做了些調整. 中心思路和之前的一樣: 供給側改革將令市場集中度提升, 行業龍頭的優勢地位會進一步擴大, 并最終在業績上體現. 部分公司本來就已經有成本優勢, 比如神華和海螺, 再加上市佔率提升變相地達到類似行業規模擴大的效果, 業績的增長可以說是明牌了. 最近的改憲政治上負評如潮, 但經濟上卻增加了確定性, 因為當前的政策延續性更有保障了, 相關受益公司可能可以有一段較長時間的好日子. 相比在激動人心的新科技新行業中尋找投資機會, 下注這類公司看起來非常之老餅, 但, 既然覺得勝算高一些, 老餅就老餅吧.

供給側改革受益概念之外, 上述這類老餅公司還有另一個賣點----有機會得到重估.

有些公司持續好幾年交出亮麗業績, 有的則是業績漂亮之餘, 本身行業備受市場追捧, 這些公司在得到市場認同後, 得享高出同業的估值, 早期的投資者獲利十分豐厚. 眼前看得到的例子有騰訊, 舜宇, 申洲等. 騰訊就不必多說了, 申洲和舜宇本質上只是製造業, 傳統上市場給的估值不會高, 現在的高估值, 背後是市場對他們的定位和以前不一樣了. 未來如果有類似的故事發生, 那些公司同樣有機會被重新定位并給新的估值.

內房龍頭和資源龍頭有機會講的故事是從週期股的定位變成穩定的類消費股.

地產市場的集中度在提升. 以我找到的數據看, 16, 17年全國地產銷售額分別是11.7和13.3萬億, top 30的佔比分別是28.2%及38.3%, 預期18年總銷售額是14億, 而top 30的佔比將達到45%.

地方政府及金融機構在去槓桿, 中小企處境明顯比大企業不利, 因他們將受制于多方限制, 體現在房企上, 就是融資缺乏支持, 債務槓桿難以維繫, 招拍掛土地的門檻越發難以達到, 經營上周轉慢, 供應鏈的控制力也較差, 最終多半是有些公司開發完手上土地後退出市場, 有些公司被大公司合併, 有些即使沒有被合併, 但手上項目需要找合作夥伴共同開發, 最終的結果就是實力雄厚的龍頭公司不斷壯大. 這是另類的供給側改革. 可以預期的是即使房地產市場後來穩定下來, 不再像這幾年這樣大幅增長, 龍頭公司在這過程中仍可以通過佔有率的提升擴大規模.

另一方面, 政府大力去槓桿的話, 地方政府推地的意願及量多半都會比較大, 未來能佔優勢的開發商可能不僅需要有開發能力, 還需要有運作綜合房地產, 即運營既有住房, 又有商業辦公地產的能力. 小型地產商在這方面的競爭處於劣勢.

綜合以上因素, 估計這幾年龍頭房地產公司佔有率繼續提升的趨勢會較長期存在, 并推動這些公司業績持續增長. 即使未來市場規模不再擴大, 多半那時候的市場格局會從現在的百舸爭流轉變為各據山頭, 最終形成類似當前香港房地產業的市場格局, 業績的穩定性及可預期性會比現在明顯提升. 在那時, 對這些公司的定位有機會變成類似穩定消費品公司, 那時因為不再有大力擴張的需要, 現金流及資產負債表都會比現在明顯改善, 市場給的估值必然不會是像現在這樣的只給中單位數的預期PE. 在未來盈利基數及估值的雙雙提升推動下, 股價應該大有上升空間.

資源類, 尤其是煤炭水泥這些主要由本土市場定價, 并比較少受到國際價格影響, 政府在定價方面的有形之手也較少的行業, 現在也在演繹類似房地產的故事.

以煤礦為例, 供給側背景下的去產能還在進行中, 并疊加了環保要求, 小型公司或者被迫關閉產能, 或者被併購, 龍頭公司的優勢地位不斷擴大是可預期的. 去年去產能1.5億噸, 今年目標同樣是要退出1.5億噸. 這些指標很明顯不會給比如神華這樣的龍頭, 但火電的地位不會在短期內明顯下降, 煤改氣因為環保的需要會繼續被鼓勵甚至下硬指標完成, 再加上經濟增長仍有望保持在6.5%的較高水平, 煤的需求很大機會不會有明顯萎縮. 在通脹以及環球資源牛市的背景下, 下注類似神華兗州煤這樣的龍頭公司, 勝算不低.

類似房地產, 在經過大力去產能及市場集中度提升後, 即使考慮到資源價格的週期性波動, 未來龍頭煤礦公司的盈利能力可以預期會比現在更強, 更有可能因為集中度提升, 定價權會更多, 煤價的穩定性會比現在更好, 進而在業績上表現出有更高的可預見性及穩定性. 市場通常比較青睞透明度高的公司, 未來他們的估值提升也是大概率.

上述的內房, 資源股, 市場現在普遍給的估值是預期PE十倍以下, 甚至有的只有三五倍, 如果上述的推測正確, 只要公司盈利未來一兩年保持增長, 再疊加提升估值(就算是給那些預期PE5倍的一個不高的10倍PE, 已經代表了一倍的空間), 暴利的戴維斯雙擊就實現了. 我仍然相信我們正身處牛市, 風險和回報比較, 給這些公司一點時間, 耐心等待, 應該是值得的.

持股:

長線倉: 本月未有變動



炒賣倉:

港交所 : 15.6%
中國平安:  12.6%
內房股:  恆大  11%, 融創 9.2%, 雅居樂 7.1%, 龍光 5.8%
騰訊 :  6.7%
資源:  神華 8.6%, 安徽海螺 8.2%, 兗州煤 6.6%, 中國建材 4.6%, 紫金礦業 3.8%


截止 09 March, 回報率如下:

炒賣倉: 4.7%
長線倉: 6.3%
恆指 :   3.6%

PS: 此文本應上週末發表, 但因各種事務纏身, 未能完成, 結果拖延至今. 標題是上週擬的, 本意是用來為自己打氣, 這星期的大市表現似乎顯示市況已經穩定下來. 再用這個標題似乎有馬後炮的嫌疑, 但也懶得改了, 用以記錄當時的想法.

2018年2月2日星期五

套裝出擊

我去年底的組合配置是以估計恆指走慢牛為出發點的, 一月份月初到月中的升浪, 大出意料. 雖然組合其實也跟得上, 但還是想爭取更好點的成績, 因此做了一些調動.

雖然每一輪牛市, 大部分股票都能錄得升幅, 但能有堪稱股王表現的只有很少的一部分. 除了極少的一些長期穩定增長股能無視牛熊持續向上外, 那些牛市股王大多和當時的主題有關, 比如07年中國加入世貿帶起資源股狂潮, 再遠一些的有99年的科網股, 97年的紅籌股. 現在我們很大機會碰上07年以來最大的牛市, 許多優質股即使去年隨指數升了不少, 還是很有投資價值, 但更具勝算的必然會是那些和這次牛市的主題有關的.

這次港股的走牛, 很明顯是由中國經濟預期向好啟動的. 多年的以環境人力換GDP的路已經走不下去, 轉型無可避免. 騰訊阿里這類科技公司代表了未來, 無視市況, 持續長牛是應得的, 但單靠他們, 不足以帶來一個全面的牛市, 還需要其他主題合力, 其中最重要的一個, 我想應該是供給側改革.

之前很多產業, 尤其是重資產公司, 長期拼產能, 拼價格, 造成產能過剩, 累鬥累, 都賺不了什麼錢, 而且環境也惡化了. 結果大量公司, 其中包括許多業內重磅級的國企大公司, 或者虧損, 或者只有微利, 政府這個大股東既沒錢賺也沒稅收, 而且金融系統要面對蒙受大量潛在壞賬的危險. 這也是之前幾年銀行股估值長期嚴重偏低的原因.

供給側改革使許多小公司被淘汰, 市場集中度提升, 即使需求沒有增加, 供給受限也會讓價格提高, 大公司的盈利得到改善, 由此進入正反饋. 盈利增加, 環境改善, 金融系統的壞賬風險也下降了. 這種情況, 在資源類公司身上體現得尤為明顯, 恰好又疊加了環球資源價格開始進入牛市, 內外環境都對他們特別有利. 最近三桶油的強勢表現, 去年神華的大額派特別息, 是供給側改革有成效及資源價格走牛的見證, 剛剛新鮮熱辣出爐的還有兗州煤業和神華的盈喜.

以此邏輯, 再加上今年初指數強勢畢現, 長線倉和炒賣倉都做了些變動.

長線倉并不太追求高回報率, 較重視平衡穩健, 買賣不多, 只是沽出中國人民保險, 買入建行, 增持宏利保險.

-----宏利經過幾年煎熬, 應該基本擺脫低息環境的負面影響了, 未來持續受益加息週期, 或許難以複製上一個加息週期的股王級數表現, 一個慢牛是可以期待的. 而且宏利股價受大市影響較少, 可以平滑組合波動, 之前佔比太少, 這次趁有資金騰出加碼.

-----建行股價突破多次上破失敗的7.1元頂部是此次換馬的契機. 我還是認為保險的模式優於銀行, 不過建行的估值及派息都吸引, 和招行構成一個銀行組合也不錯. 實際上如果重估繼續進行, 建行的上升空間也不小. 人保雖然有回A股的憧憬(實際上這也是我買的理由之一, 另一個理由是人壽保險業務價值重估), 但畢竟素質上比不上如平安這樣的同業, 而且我不想在目前難得的升浪中耗費時間在回A何時進行的不確定性上, 保險的倉位其實也夠了. 提升內銀比重, 是認為內銀價值重估進行中, 再加上是重磅股, 相信波幅也會小一些, 符合此倉控制波幅的策略.

----新意網借轉主板的消息衝上七元時我做了減持. 雖然前景仍然看好, 畢竟估值開始顯得昂貴, 因此減持了1/3, 超額取回成本. 所得資金本來準備再入市, 但指數持續大升, 找不到適當時機及對象, 恰好幾天後新意網回落了超過10%, 乾脆買了回來, 意外地做了次差價.

炒賣倉變動較大, 方向是將持股更集中在勝算較高的地方. 去年底的佈陣較為分散均衡, 是因為雖然看好後市, 但去年指數大升, 不太敢想今年會有快牛, 希望有些股票能有平穩點的表現以控制整體波幅. 開年指數大漲, 我覺得可以有條件再進取一些, 因此做了局部變陣.

以前我經常在選股時誤中副車, 比如去年的長城吉利選了長城, 銀河金沙選了金沙, 雖然後來很快就認識到錯誤放棄了, 但畢竟損失了機會成本, 而且錯失了在這板塊獲利的機會, 不得不在其他地方另找目標. 這些錯誤, 當然主要原因在自己的選股能力有待改善, 畢竟, 相對於其他範疇, 分析具體公司是我的弱項, 而且也多少有畏高, 對高估值公司的信心總是不大. 二選一犯錯, 大部分都是因為選了便宜的. 牛市中, 不願付出溢價, 錯失好公司總是難免. 吸取過往教訓, 這次做了改進. 主要的做法是看中一個方向, 就買下一套, 既買認為最穩健和優秀的, 也買可能質素稍遜, 但爆發力可能更強的. 這樣的組合, 應該可以保證在看對方向的時候, 無論市場青睞哪一類公司, 都能受益.

大部分的買賣都在中旬. 主要方向是買大市, 增加內房及資源類比重, 降低金融類比重, 放棄一些非核心持股. 具體買賣大致如下:

-----金融类, 沽招商銀行和中國太保, 短炒惠理失败, 微损止蚀, 小量加仓港交所.

招商和太保都是好公司, 只是我覺得中短線可能爆發力稍差. 而組合還有平安和太平, 即使沒有太保, 保險股的倉位也夠了. 買入惠理本來是期待派息後市場會憧憬再次賣盤及年度業績再派高息, 但事與願違, 股價在除凈後跌破二十天線, 而且有下穿之前裂口高開後的橫行區的趨勢, 遵守紀律止蝕了, 恰好港交所也受累大市調整下跌, 就稍稍增持了一點.

-----微利止賺了綠葉製藥和復星國際. 醫藥類是牛股輩出的地方, 但專業性強, 龍頭股也普遍估值高, 當時只是想趁勢分一杯羹, 但對龍頭中生製藥, 石藥集團等有畏高, 所以買了綠葉. 復星國際下有保底, 因股價比真實的資產價值有明顯折讓及公司低位持續回購, 但市場只給了控股公司及投資公司的估值, 無視公司其實在向一個生態類經營公司進化, 何時得到重估無從估計. 持股之中, 此兩股較為偏離組合策略, 已經決定方向更集中些, 暫時放棄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實在是資金有限.

-----內房繼續向上, 我因為持續的策略性減低比重, 再加上偏向持有規模較大的公司, 所以選擇沽出了奧園, 事實證明賣錯了, 畢竟雖然奧園是原本持有的內房股中規模最小的, 但估值偏低也是明顯的, 賣出後雖然股價繼續跌了一些, 但看著後來從底部反彈七成, 說不心痛是假的. 還好仍算在相對低位的龍光給了修正的機會. 買了龍光後內房佔比覺得多了些, 所以沽了些恆大以作平衡.

-----資源股是主要的加倉板塊. 除了原本就持有的海螺和兗州煤業, 這個月新加入洛陽鉬業, 看中此股的主要原因當然是資源價格的牛市, 而且洛陽鉬業的主要產品銅, 鈷和鉬等的價格都持續大升. 但從確定性和估值比較之後, 認為水泥和煤的勝算更大, 不久就止賺, 逐渐買入中國建材和神華集團, 并加倉海螺水泥和兖州煤业.

供給側改革屬中國獨有, 資源牛市是全球性的. 上述四股兼有兩個概念, 而且幾乎算是國內行業一哥二哥, 隨便一個概念都有升的理由(或者說藉口), 要是兩個概念都受市場青睞, 疊加的利好會促發股價急升. 比較起來, 似乎比洛陽鉬業更優勝, 而且估值也明顯低一些.

海螺和神華可謂各自行業的神級存在, 別人虧損, 他們可以保持盈利, 別人賺錢了, 他們大賺. 這樣的公司, 必定是行業復甦的得益者. 因為業績相對穩定, 股價的爆發力會稍遜, 但波動也小, 是股市和資源價格都在走牛時的穩中求勝之選.

中國建材負債太高了, 但畢竟是央企, 不需要擔心還不起錢, 何況合併中材國際會有助於降低負債率. 隨著水泥價格走高, 中國建材的業績從低位反轉的幅度會非常驚人, 再加上是央企改革及供給側改革的重要對象, 說不定還會有什麼額外照顧之類的.

兗州煤業可能再一次進入黃金時代. 其本部山東的業務在品位和運輸成本上非常具優勢, , 澳洲業務規模也不小, 而且這部分業務是完全的市場價, 沒有受到政策影響. 當前煤價持續走牛, 電煤庫存不斷告急. 公司股價不升就沒天理了. 另外, 別人在被去產能, 他們在上產能, 一來一回, 暴利就這樣產生了. 兗州煤業股價一個半月就幾乎倍升, 或許會是今年大牛股之一.

雖然牛市滿倉是正常的, 但從風險控制的角度, 長線倉長期保持約佔組合市值15%的現金, 短線倉則約10%. 計算回報率時等於變相九折了, 不過反正業績不需要向別人交代, 也無所謂了. 特別說明此點, 只是為了提醒朋友們, 就算再順利, 也需要為自己留個風險控制的緩衝墊.

長線倉持股:

保險: 中國平安 12.2%, 中國太平 6.9%, 宏利 4.7%
地產: 雅居樂 7.5%, 碧桂園 6.6%, 萬科 4.8%, 九倉置業 3.6%
盈富基金: 12.2%
港交所: 12%
軟件服務: 騰訊 7.9%, 新意網 6.0%
銀行: 招商銀行: 5.4% 建設銀行 4.5%
現金: 5.7



炒賣倉持股比例如下:

保險: 中國平安 11.8%, 中國太平 7.2%
地產: 融創 12.5%, 恆大 7.8%, 雅居樂 6.1%  龍光 8.3%
港交所: 12.5%
資源: 海螺水泥 7.6%, 兗州煤業 7.4%  中國建材 7.2% 中國神華 5.4%
騰訊: 5.9% 


捉取不到一個月的數據圖, 只能以全部時間的回報率圖做記錄. 
執筆之時, 回報率如下:

炒賣倉: 13.6%
長線倉: 12.8%
恆指   :  9.1%

經過一月份大升之後, 指數在新年前暫停上升的腳步, 開始整固, 是正常的節奏, 畢竟農曆新年將至, 部分資金暫時撤退是正常的, 而且這段時間銀根多半也比較緊張. 相比不斷上升, 這個調整或許更為值得歡迎. 牛市還沒看到終結跡象的時候, 我想最好是能盡量持股, 并因應形勢做些換馬之類的調倉動作. 牛市最慘的不是買貴了, 因為只要不是選了垃圾股, 最後總會升回來的, 最慘的是太早trade丟了籌碼. 畢竟, 不是每個人都能夠精準髙沽低買的, 長期持股以爭取吃到一個較長期的升浪比期間不斷捕捉小波段要容易些.

2018年1月26日星期五

再談牛市策略

一月股市一片大好, 一舉衝破2007年的歷史高位. 固然, 算上歷年的派息, 恆指早就創了歷史新高了, 但點位也破了, 意義畢竟不一樣. 升穿高位對股市老兵來說, 並沒有什麼特別, 對普通散戶及新股民來說, 却不亞於一劑興奮劑, 可能加快他們入市的步伐. 指數上衝如此之快, 大出我的意料. 早前我曾估計的35000點, 看來需要向上修正.

雖然散戶沒有要時時和指數表現比較的壓力, 但身處十年一遇的大時代, 而且市場表現遠比15年的短暫狂牛正路及健康, 不盡力抓住機會, 努力爭取超額回報, 是對不起自己, 也對不起這個時代的. 所以, 操盤固然仍需要穩健, 適當地進取一些是應有之意.

當然, 主觀上希望借比較有進攻性的操作達到較好的回報, 能否客觀上確實達成, 會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這個月恆指幾乎不懂得跌, 似乎對操作非常有利, 但也帶來壓力, 就是跟上恆指及今年表現更強的國企指數變得更困難了, 畢竟指數成分股幾乎已經是市場上質素最佳的那一批了.

之前我曾談及, 牛市跑贏指數的策略包括: 1, 在指數成分股裡面找最有增長動力的, 重倉投資在這些股票上.2, 在一眾板塊裡面找最具性價比和增長動力的, 重倉在這些板塊的領導股份上.這個策略聚焦在增長, 相信牛市期間都適用. 不過這樣的單一策略或許要承受較大程度的波動, 可能影響操作心態. 較為穩妥的做法是以不同策略的選股及配置平衡風險, 以期達到平滑波動兼具增長動力之效. 

從價值投資的角度出發, 具勝算的有幾個方向: 穩定增長的績優股, 行業由差變為向好的週期股, 增長突然加速的疑似增長股(因不能確定持續性). 前者即使估值不變, 因為業績逐年增長, 股價也會跟隨; 后兩者很有機會因為從之前因經營欠理想而估值較低變為展望轉好而調高估值, 甚至有可能再疊加業績增長而獲得戴維斯雙擊. 以這幾個不同的選股思路選出一批股票, 構成一個組合, 應該很有機會跑贏指數.

從這幾個方向開始思考, 再決定買什麼股票, 買多少只, 怎麼配搭成一個具進攻性而且有較好彈性的組合. 大方向正確的話, 即使細節上有欠缺, 成績應該也會不錯. 去年很多人, 甚至包括一些經驗豐富的老手, 在持續整年的牛市中竟然收穫不大, 我想很大原因是出在思路上出了偏差. 這些偏差, 包括對當前市場的認知, 對個股價值的判斷, 對操作手法的運用之類. 所以, 應戰之前, 理清思路, 明確認知非常必要. 

首先的一點, 是關於集中和分散的取捨. 不時有一注獨贏的投資神話出現, 這些成功者當然不少並不是僥倖, 但對大多數人來說, 這樣的做法有很大的風險.

一隻股票的估值何謂偏高, 偏低, 合理, 其實有很大的區間, 在長期估值中軸的上下20%甚至更多的範圍內, 都很難說是偏離了. 假如再考慮到牛市和熊市分別帶來的估值區間上提及下殺, 即使公司基本因素不變, 股價也可以天差地別. 如果是技術分析, 是以平均線, 還是MACD, 還是RSI, 或者是保利加通道, 甚至是更進一步地採用多種指標綜合考慮, 不同的指標可能出現不同的判斷. 所以, 我們必須承認, 操作上犯錯是必然會發生的. 如果是集中持股, 固然會有機會放大回報, 但萬一犯錯, 傷害也是放大的, 而且以百分比計算, 需要更大的獲利才能彌補. 所以, 控制風險, 減少錯誤, 比追逐利潤要更重要. 另外, 太過集中在一兩隻, 心理壓力必定比較大.

買入一系列股票, 構成一個投資組合, 當然會因為在看對的股票上下注不夠大, 拖低了回報, 但也會減少犯錯時的損失, 整體上, 會令表現更有彈性. 關注組合的整體表現, 會減少個股大起大落導致的負面影響, 長期而言, 對投資成績影響是正面的. 所以, 在更關注組合的表現的前提下, 去考慮選股及具體買賣, 操作會更從容, 效果也會更好.

其次, 是要時刻記得這是牛市. 牛市最重要的不是買到懂得升的股票, 因為這種股票太多了, 即使能力有限, 也不至於全部錯失. 重要的是能有足夠耐心陪著牛股走過一個足夠大的升浪. 牛市中, 許多股票會不斷創出新高, 但這些股票的股價也會不斷震蕩. 在這期間, 假如只聚焦眼前短期的波動, 往往錯過大趨勢. 短線的髙沽低買, 成功當然開心, 但更常出現的是賣了後買不回來了, 除非出更高價.

所以, 在目前我們還看不到牛市有終結跡象的時刻, 首先要堅持的一點是不要輕易被不錯的利潤引誘, 也不要被暫時的回調嚇住, 要有長期持有的信心, 爭取把握一個大趨勢的大利潤而非嘗試捉細浪. 多做中長線, 少做短線, 牛市里能跟上市場腳步的可能性更高.

最後一點, 可能也是最基本及最重要的, 是落實到具體的選股. 本文不談技術面, 主要探討從價值的角度選股的問題. 這就牽涉到對價值的判斷了. 價值包括許多方面, 但不少人只將目光集中在很狹窄的範疇, 或許, 這也是常有價值投資者錯失了牛市大勝的機會的重要原因. 在正確的價值觀指引下, 找到好股的準確性和可能性自然提高.

以下, 簡單談一談我對價值這東西的一些看法.

第一點, 散戶和大股東手裡的股票, 價值是不一樣的. 表面上大家是同股同權, 但實際上, 大股東的股票包含了控股價值而我們的沒有. 大股東可以決定公司資金的用途, 一家公司的資產即使再豐厚, 大股東不願釋放價值, 對我們來說就是一堆死資產而已, 很多股價遠低於資產淨值的公司就是這個情況. 甚至, 有大股東借控股的權力, 將公司的價值轉移出去自肥. 比如, 關聯交易的利益輸送, 比如給高層, 也就是自己, 超高的待遇之類. 公司的肥肉, 很多時只是對大股東而言的. 所以, 單單看公司的資產, 忽視了自己沒有權力, 是很吃虧的.

有人說, 有資產就有希望, 要是再加上老闆不是壞人這個因素, 投資這公司肯定十拿九穩. 說法當然有些道理, 但我們還要知道, 這個希望, 是要付出不知道多久的時間去等待的. 資金有時間成本, 我們等待的時間也是成本. 如果身處牛市, 而持有這類公司, 偏偏大股東不缺錢, 沒有釋放價值的願望, 這些本來可以受惠牛市的資金, 只會是浪費了時間成本并從而損失了在其他股票獲益的機會成本. 資產豐厚有好的防守性, 但不代表同時有好的進攻性. 所以, 這類資產股的最佳投資時期, 不是牛市. 許多價值投資者牛市大幅跑輸大市, 就是因為只看到了公司的資產價值, 忽略了時間的價值, 也忽略了是否會釋放價值的可能性風險, 持有了一些股價長期打橫走的股票. 牛市啊, 多少年才一次. 雖然說牛市股票普遍會升, 但如果沒有一個升的理由, 憑什麼炒你的股票呢? 市場的資金又不是多得用不完.

其次, 股價的上升, 尤其是中短期比如幾個月內的股價的上升, 推動力主要來自對公司估值的提升. 牛市市場偏向樂觀, 所以焦點不會放在公司的安全性, 而是會放在業績的增長和前景預期好的憧憬上.

一些長青公司業務很穩定, 很有長期價值, 但硬幣的另一面是業務固然穩定了, 增長速度卻是不高的或是基本沒有的. 太過透明穩定本來是優點, 但在牛市卻成了缺點, 因為沒有什麼可堪憧憬的東西. 長期來說這些公司可以穿越牛熊, 但如果不准備陪著天長地久地經歷未來幾輪牛熊, 只是單單考慮當前這個牛市, 這些公司只會是平庸的選擇, 因為這些公司有長期的優良往績, 市場給的估值一向合理甚至可能比同業要高一些, 很難有錯價的機會, 相應的, 得到向上重估的機會就較少. 或許, 進入接班人交接時期, 重視平穩經營的長和, 利潤穩定而且有專營權保護的中電, 就是這類長期卓越但中短期欠缺爆發力的公司. 這些公司可以是組合的定海神針, 但可能連帶著將組合的回報率也定住了. 現在是牛市, 太大的部位放在這類公司身上, 只會是浪費了機會成本.

相對的, 業績增速較快的公司, 即使根基沒有那麼穩固, 市場也樂意看好的一面, 相信公司有野心也有能力有機會持續擴張, 給一個較高的估值溢價. 至於風險比那些穩定的公司大, 在這個時候, 大家多數是選擇忽視的, 因為相信經濟在向好, 公司也經營得好, 時間站在公司這邊, 問題會自然解決.

所以, 牛市中, 快速增長的公司表現常常好於穩定的成熟藍籌. 更重視增長的價值而不是更重視穩固是牛市致勝的重要一點.

最後的一點是趨勢逆轉的價值, 這方面指的主要是一些週期類公司. 同樣的公司, 經營環境的變化會嚴重影響公司盈利情況, 而這個環境因素的影響力甚至可能比公司的內部因素更重要. 比如石油公司. 油價的升跌對盈利的影響很難通過公司的營運來平滑, 公司盈利常常跟隨油價漲跌變動. 長期來說, 因為油價有升有跌, 平均而言公司的價值是會在一定範圍, 但市場總是過分反映其經營情況, 令其股價超跌超升. 這種情況既給了我們獲取超額利潤的機會, 也可能讓我們在看錯時損失慘重. 所以, 週期的力量, 市場預期的力量, 即使你說不影響公司的長期價值, 影響價格的程度是實實在在看得見的. 利用好這個力量, 就是獲得超額利潤的機會.

價值是通過價格來體現的. 當價格已經非常吸引, 買買賣賣是很正常也很必要的. 所以, 價值投資不等於長期投資. 不懂利用市場給的機會, 死抱持股不放, 不叫堅定的價值投資, 叫做死讀書. 這一點, 在週期股的身上顯得尤為重要. 買在行業低潮, 賣在行業高潮, 賺取估值的價格差, 是投資利潤最大的其中一個方法. 像是投機? 也許是吧, 但也是價值型投機, 完全沒有問題:D

綜上, 在牛市中, 如果希望既能控制風險, 又能保持回報率持續向上, 而且表現要超過指數, 一個可行的應對策略應該是: 觀察大勢, 找出最具增長性的行業, 以此為組合重心, 搭配一些行業在從底部回升的週期性股票, 最後再視乎自己的風險取向做些補充.  如果是希望穩中求勝, 就以穩定的藍籌為後防提供緩衝. 如果是希望全力進攻, 那就加一把尖刀, 就是類似買市場方向的券商類這種所謂股市放大器. 組合構建完畢, 最後就是練坐功, 即使要做些交易捕捉波幅, 最好也要保持一批核心持倉不動.

指數很難擊敗, 但指數有個弱點, 就是成分股來自各行業, 比較均衡, 指數的升幅有很大部分來自比較小部分的股票. 我們自行選股的話, 如果正確超配了牛股, 跑贏指數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2018年1月2日星期二

見賢思齊 追求卓越

每到年底的時候, 一大批年終總結就會出爐, 而且相當一部分的是在曬好成績----跑贏大盤不算啥, 還得加上高收益率比如50%以上, 三位數以上之類的才夠牛. 每看到一篇這樣的文章, 對我的玻璃心就是一次傷害: 人家看來都是輕輕鬆鬆就把錢賺了, 怎麼到了我這裡, 年年都是辛辛苦苦, 表現卻不盡人意呢?

細看這些好成績的組合, 很多是重倉在個別股票上並且由頭拿到尾吃到整個升浪的, 也有些是雖然沒有買到或者選中但沒有堅持到最後中途賣出那些股王的, 但能精確切換不同股票接力的. 分散但選股命中率極高而獲得高回報的有, 但明顯數量少得多. 正所謂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 成功的投資也是, 超越普通的好成績, 達到超卓好成績的, 基本都來自這幾種情況.

排除賭對某些冷門股莊家股之類股票而成功的, 憑著信念而非客觀分析冷靜操盤但卻夠運能大獲其利的這些難以學習的個例, 上述成功策略在具體執行的背後, 都有操盤人事先的詳細研究, 實行中的持續跟蹤分析應對, 以及買賣後的認真復盤. 固然好的成績里必然有大盤配合等外部或者運氣的因素, 大部分的成功, 尤其是那些不止一次成功的, 並非所謂的倖存者偏差, 而是付出了汗水應得的.

從這些成功者的總結里, 找出有用的經驗教訓, 結合自己的能力圈和實際情況, 提升自己的水平, 以期未來能做得更好, 是認真的投資人應有的態度. 輕飄飄而又酸味十足地說人家是運氣好, 敢賭之類的話語, 對自己沒有任何好處.

如果跟蹤我今年的操作, 應會發現第二季末開始, 組合偏離了多年來一向的均衡配置, 在單一板塊下了重注. 這樣做, 所買股票確實有潛力是原因之一, 更主要的是投資理念的調整, 促發這些改變的, 主要原因之一是從那些高回報率獲得者的分享引發了一些思考. 除此之外, 再讀了一次的<從優秀到卓越>一書也給我頗多啟發.

做到長期跑贏指數, 已經可以稱為優秀的投資者, 但只有那些年復一年地以大百分比拋離指數的人, 才有資格稱為卓越的投資人. 成為卓越投資人需要的條件, 和卓越的公司的產生, 有頗多相通之處. 書中有幾個觀點給了我深刻印象.

第一點正是第一章的標題: 優秀是卓越的大敵. 滿足於基本能盈利及超越指數表現, 對超乎尋常的高回報率不敢想象不敢追求, 只會限制自己潛能的發揮. 正所謂think big, get big; think small, stay small. 雖然不敢奢望think big 就能get big, 基於萬事難以盡如人意, 我們取法乎上, 多半能得乎其中, 如果只是取法乎中, 僅得其下並不奇怪. 自己每每沾沾自喜於領先了指數表現, 這幾年在恆指平淡的時候每每陷入苦戰也是求仁得仁了.

第二點是所謂的刺猬理念. 這個理念主要的是對自己能在那方面成為最優秀的理解. 需要專注於自己有潛能比其他公司做得更好的事情, 將未來寄託在有潛力做到最好的有限的幾個領域而非要求面面俱到卻可能落得兩面不討好.

這個理念落實到投資, 就是要認識自己. 以我來說, 欠缺專業背景, 必然在研究報表上處於劣勢, 而閱讀比較多, 知識偏向廣而不深, 所以在定性的範疇有點優勢. 那麼, 選股時, 在沙中淘金對我來說不是明智的策略, 找金礦挑大的金塊勝算更高. 以前, 因為有兩個組合的緣故, 炒賣倉經常刻意去找小公司買, 其實非常不智.

集中力量在有優勢的領域, 實際上就是要敢於下重注在比較看得清的個股及板塊. 如果在看對的股票上只有有限的籌碼, 對組合其實沒有太大的幫助. 少數幾個漂亮的重倉投資, 足以將一個平庸的組合推上超卓. 巴菲特的幾個經典投資成就了偉大, 上面提到的那些回報率高的人, 大部分也是由少數的幾個股票成就了大業.

我一向信奉均衡配置, 固然在風險控制上會做得比較好, 但在市況良好時, 往往會因為刻意的分散而浪費了子彈, 拖低回報. 如今反思, 均衡是必要的, 但有時候在看得清的時候, 在勝算較高的地方下重注也無妨. 只要在超額配置的過程中, 注意控制風險, 有紀律地下注, 比如向上建倉的金字塔建倉, 特別有信心地向下溝貨時注意注碼及有止蝕控制損失的預案, 其實問題不大.

第三點是關於信念. 在困難的時候, 卓越的公司的管理層往往能夠直面殘酷的現實, 同時抱有必勝的信念. 確實, 只有這樣, 才能有冷靜客觀的心態, 採取正確有力的行動去克服困難. 持有的股票價格升跌常常牽動神經, 極端的市況, 尤其是突如其來的大跌, 往往讓人失去冷靜, 做出錯誤的判斷. 經過多年牛熊交替, 自認算是比較冷靜的人了, 但我今年也犯了許多錯誤. 比如今年為我帶來最多利潤的融創, 40元以上時很明顯超賣, 但我也不捨得減持, 除了正常的35元左右的減持是原計劃的之外, 我還在跌破30元時丟了些籌碼, 雖然那時有控制波動及換入其他股票的雙重目的, 但很明顯時機是錯的, 說那時候不夠理性, 一點都不為過. 炒股的過程, 也是煉心的過程, 是個終生的修煉.

最後一點必須分享的是選擇和放棄.

一個卓越的公司, 更容易毀於機會太多而不是太少. 已經有一定基礎的公司, 對於機會, 更需要解決的不在於創造機會, 而在於選擇機會. 許多大公司最後墮落的原因是陷入多元化惡化, 而優秀的公司, 大都是專注於少數幾個優勢領域的. 綜合公司最後多半成了平庸的公司.

投資組合也是如此. 面面俱到的組合, 往往欠缺一條明顯的主線, 成員之間難以做到互相配合, 在跌市時或許有機會輸少一些(實際上未必能做到, 因為市場往往是升得慢跌得快, 大跌市的時候很少股票能獨善其身, 面面俱到的結果更可能的是輪流跌), 升市多半難以明顯地領前, 因為升市往往是由少數的龍頭板塊及公司帶領, 什麼都有的投資組合, 難以做到成員普遍錄得大升. 分散的組合在升市突圍而出, 往往需要操盤人的身手夠敏捷, 在不同板塊和股票間靈活出入. 但能做到的往往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人.

所以, 看到市場大好, 千股齊升, 要有定力忍手, 在能配合自己組合的前提下, 只選那些自己有足夠認識的標的. 放棄不僅僅是勇氣, 也是能力的體現.

禪師常說捨得. 有捨才有得, 其實是有道理的.

今天看報紙, 耀才證券的統計顯示, 雖然絕大部分散戶都有所斬獲, 但只有一成散戶跑贏指數. 假如承認能力不足, 或許最佳選擇是直接買入盈富基金. 但現實中, 相信更多的是信心滿滿地入場搏殺的, 讓他們有如承認技不如人地只買指數基金, 多半難於登天. 只是, 自信之餘, 還肯不斷求知, 不斷自省, 追求進步的, 有多少人呢?

將這則短文節錄在此, 做為對自己的提醒:

2017年港股升咗大約36%,但原來大部份散戶上年都跑唔贏個市!耀才證券(1428)上年12月調查散戶投資表現同取向,收返接近1,000份有效問卷,當中接近八成散戶上年喺股票投資上有所斬獲,而無賺蝕嘅老散就大約有19%。

就咁睇大部份投資者上年都能夠獲利,但其實根據調查結果,賺多過三成嘅散戶只得10%,用呢個比例推算,即係話每10個老散中,最多只得一個係有機會跑贏大市。


這個統計, 除了提醒自己要時刻記得自己也是散戶, 要努力避免陷入那90%的陣營, 也鞭策自己, 不斷學習, 不斷進步.

以上, 是閱讀筆記, 也算是遲了些許的2017年的投資感悟和總結.